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家破人亡”的强拆没有赢家  

2011-08-16 08:2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刀接一刀,面对200多人的拆迁队伍,山西朔州市朔城区居民吴学文用最激烈的行为抵抗强拆。最先上到屋顶的49岁的朔城区城建局长刘志秀第一个倒下,紧接着49岁的局监察大队队长钟伟被连刺数刀,身上有血浆涌出,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

这是最新一期《凤凰周刊》对6月份山西朔州市强拆事件的描述,报道标题为《内地公务员首度死于强拆》。随着今年初旧拆迁条例废止,《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以下简称《征收条例》)实施,过去开发商可以作为拆迁缓冲带的作用被消除,开发商出局,政府站到了拆迁的第一线,这也成为导致首次有公务员在强拆中身亡直接原因。

原本被寄希望的《征收条例》,试图以让司法介入拆迁来避免违法违规的强拆,让法院处在拆迁的一线。但在具体的实际操作中,地方多采用了法院批准申请、政府自行拆迁的方式。在山西朔州的这起强拆悲剧中,媒体报道称623日强拆的当日,当地法院也有人员到场,但主要拆迁力量仍来自政府序列的城建局。于是,在司法拆迁中,法院并不能完全不受行政机关等各种因素的干涉,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进而不可避免地出现,政府急于政绩发展而触碰到拆迁法律的底线。

今年5月,国土资源部曾坦陈《征收条例》实施后,违法违规拆迁呈增加趋势。这与当初修改条例的初衷相反。开发商出局、政府作为征收主体、司法强拆三部曲,没有化解拆迁冲突。而其后江西抚州连环爆炸案这样的事件,更让处在拆迁一线的政府压力空前加大。

但现实当中并没有看到政府在压力之下的反思,相反出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行政思维。例如在成都双流县财政出资2000多万元,采用“合同制”的方式招募人员,成了一支“准武装组织”来帮助政府拆迁。

地方政府有非法干预司法拆迁的冲动,核心还在于不可持续的政绩驱动。具体表现为一是像山西朔州打造“北欧风情”的政绩冲动,二是“土地财政”下的利益驱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在一些地方,土地直接税收及城市扩张带来的间接税收占地方预算内收入的40%,而土地出让金净收入占政府预算外收入的60%以上。目前土地都是通过买断的方式使用几十年,造成一些地方政府乐于寅吃卯粮,根本不考虑这个地方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于是,拆迁“家破人亡”的悲剧,不断上演。

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样的悲剧在面向拆迁户的同时,也走进政府公务员的生活。如此,谁有敢说这样不守规则的强拆当中,会有赢家吗?被拆迁人成为直接利益受损者,这是人们熟知的。当地政府每次面对拆迁发生的生命维权事件,为平息这类事件所支出的直接花费和后续维稳成本,往往超出预期能够获得的拆迁收益,如今还得冒着“鱼死网破”的生命风险。

看起来这在逻辑上陷入无解的局面,各方不惜以命相搏的拆迁怎么会没有人受益呢?从《征收条例》的期望与现实的落差来看,这恰恰是缺乏明确规则或规则失效之下各方利益博弈最容易出现的结果。由于规则失效,政府在拆迁的权力几乎不受限制,而在没有边界的权力支配下,即使是权力行使着也不知道权力的正当性边界在哪里,有意或无意地越界造成损害后果,把自己也置于完全不可知的风险之中。

如不杜绝以权压法,如不放弃政绩冲动和土地财政,必然导致规则失效。而在失效规则下的拆迁,没有谁是赢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