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流动成共识,围墙修起来  

2010-05-07 08:46:33|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警方25日在大兴区老三余村召开现场会,试点推行城乡接合部的流动人口倒挂村的封闭管理模式。按照封闭式的管理模式,警方联合政府部门为这些村落建围墙、安街门、设岗亭,并封闭一些不常用的路口。(426日《新京报》)

我们这个社会的管理措施,总随着每个时段的关键词而发生变化。比如,之前当“控制外来人口”成为社会管理的关键词时,有关部门便会以轻管理而重收费的方式来进行,从而滋生了外来人口给社会带来不安因素。如今,当“和谐维稳”成为关键词时,对外来人口开始以围墙的方式进行管理。

还要说的是,这种修建围墙在中国亘古至今,源远流长。自有民居一说起,或显宦富贾,或黔首小民,圈地建屋之后,必再耗心费力,下功夫加修一圈围墙,究其缘由无外乎两点,一为安全,古人有言:篱牢犬不入;第二便是私密,隔墙有耳能够成为成语多半就是这个原因。于是,北京警方为“倒挂村”修围墙,自然是在“安全”的大旗之下进行。不过想不通的是,保障安全是否要封闭管理呢?

这“倒挂村”早上6点开放,晚上11点关闭,村民的行动自由受到限制,而且由围墙、街门、岗亭构筑的围墙,保卫了倒挂村的安全,但也阻挡了外来人口融入当地社会的步伐,尽管他们从来不曾真正融入过北京。可随着社会管理逐渐对人放松后,自由流动已经成为共识,各个城市对于外来流动人口的管理上都已经是“打造一个没有围墙的城市”,而此时北京修起来的围墙,正如网友所言,从某种程度上讲,会造成社会对外来人口的一种歧视,围墙以及其他一些相关措施可能会成为北京社会巨大裂痕的一个有形标志。

其实按照理想的社区聚合理论,外来人口为了谋生或者商机迁入村子,给这个城市提供劳力,村里的“原住居民”为他们提供了房屋出租,可以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生物链”,他们原本可以存在一种相互依存、互惠互利的和谐关系。但浦一开始,这种构成“生物链”的可能就被对外来人口的各种不平等管理体制和措施所打破。

于是,构建各种有形无形的围墙成了管理外来人口最直接、最简单、也最省事的方式。而这些围墙进而演化为人们心理的一堵围墙。墙外的人们,极力想进入墙内,因为墙内的人民有医保、有社保、有各种墙外没有的东西。而在墙内的人眼中,户口就是等级,流动成了低等属性。同时,随着这堵墙屹立的时间,一种类似于种姓的遗传性结构被建立起来。但是,随着流动成为社会的共识,与之而来的另外一个共识是,先有人权和公正,后有安全和稳定。

当然,这里并不是鼓吹“倒挂村”不需要安全,只是安全不该由一堵围墙带来,依靠格式化的管理带来的安全,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如果非要强调安全,事实上也根本不需要修建围墙、岗亭,比如秦朝的“连坐制度”、清朝的“保甲制度”,民国颁布的《保甲条例》,这些足矣。

但貌似在法治、文明的社会重新恢复两千年前的“连坐制度”,如果可能性很不大的话,那么在外来人口上的管理上,就请把“重服务”设置为关键词。否则,流动成共识,围墙修起来,是一件很让人尴尬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