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律师介入拆迁并不能改变“法盲”们的悲剧  

2010-04-12 09:02:42|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北京市司法局组织律师、司法助理员、人民调解员、公证员成立法律服务团,其中律师约3000名,解决因征地拆等引发的矛盾纠纷。分析者称,律师或很难保持中立性,律师过多站在强势一方,固然可以获取更多经济收入,但可能引发公众对律师行业的评价降低。(410日《南方都市报》)

如果拿着成都拆迁官员眼里拆迁户尽是“法盲”的这一说法作为参考,政府让律师集体介入拆迁,正如北京市司法局局长于泓源介绍的那样,应该是给拆迁户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然而,这则新闻出来后,并没有得到献花和掌声,反之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加入“拆房部队”的律师,是该听谁的?

这并不是怀疑律师的正义性,但是律师作为一种职业,谋利是其生存下去的手段,于是律师的最佳服务只会提供给雇主。3000律师集体在政府的主导下介入拆迁,是否会从居民的利益出发进行法律援助呢?就现实来说,政府代替开发商进行拆迁,已经将被拆迁人置于不平等的地位。现在在被拆迁人与政府利益冲突的时候,由本身强势的政府给弱者进行法律帮助,其可行性究竟有多大呢?

这不仅造成律师踩入“双方代理”的业务禁区,还极大可能促使被拆迁人利益的二次受伤。在拆迁利益受损的时候,原本可以通过律师诉诸法律解决的时候,被拆迁人看到律师已经被强势的政府进行了“圈养,谁还会寄希望与司法的公正呢?

于是,在强权的参与下,本来弱势的被拆迁人对司法维权失去信心的时候,现在的无奈迫使他们只能选择无休止的上访或者走上拼命、暴力维权的道路,唐福珍们的悲剧依旧会轮番上演。

政府部门组织庞大的律师团,为被拆迁户免费提供全方位的法律服务。良好的初衷未必会被领情。事实上,被拆迁户并非成都某官员宣称的“法盲”。从重庆钉子户吴平手执《宪法》的那一刻开始,到被拆迁户宣读《物权法》保护私有财产,他们并没有因为没受到律师团提供的法律援助而放弃诉诸法律维权的途径。

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强势的拆迁者鲜有让拆迁案件进入司法的程序,依法进行解决的。而更多的是非法拆迁。可在这一过程中,与开发商关系很暧昧的政府,在制止非法拆迁中表现得相当消极,甚至直接参与非法拆迁。于是在官商勾结、权钱合谋之下,即便被拆迁户懂法,即便拆迁户手执《宪法》、《物权法》,一切都会在非法拆迁的铲车面前,成为一纸空文。

这也便生成律师介入拆迁的维权链条。即被拆迁户要法律武器维权,势必要将强势的一方请到被告席,但包括在强势集团的政府却派律师来调停,而律师要为其雇主——政府辩护,其导致的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要知道,被拆迁户利益博弈的对象并非开发商一家,更多的是公权越位的政府。在拆迁过程中,被拆迁户亟须的也不是法律援助,而是公权回归到为公众服务的正道。相反的是,亟需法律知识的恰恰是那些宣称唐福珍们是“法盲”的官员们。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