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血铅门”事件中,政府为何没有拆迁精神?  

2010-03-25 09:11:43|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23日,湖南省副省长刘力伟向环保部华南督察中心通报了郴州血铅事件。来自郴州市卫生局的数据显示,桂阳县连续多日攀升的中毒人数323日首次零增长,参加检测的63名桂阳村民,21人铅超标,但无一中毒。(324日《新京报》)

一说到污染事故,人们很容易想到是,环保部门出于人事、政绩的考虑,对辖区污染企业消极观望。在这一重大污染事故中,恰恰与人们的这一习惯性思维有悖,郴州市环保局连续10次发文进行监察,但尽管这与传统看法有出入,但直到血铅超标事件发生后,才彻底关闭污染企业,不得不让人看到环保执法的疲软,与裹挟其间的利益纠葛。

为何两家小小的乡镇企业,竟能动用环保部门的10道令牌,还依旧“屡关屡产”?从表面上看,环保部门在整治污染企业上可行使的手段并不多,除了罚款在责令关闭上并无刚性的权力,这是事实。但到后来污染严重影响到附近居民的生活和威胁到健康时,这已经不单纯是一个环境问题。

在公共事件面前,当地政府本不能袖手旁观。然而,在此次重大事故中,公众并没有看到当地政府在整治污染企业中,在环保部门之外,发一道责令整治的文件,或动用强制手段进行整治,直至血铅惨案的发生。而见诸媒体的报道却是,环保部门的关闭整治的命令却在地方政府手里流产。根据公开的报道,2008811日,郴州市政府下达市长督办卡,责成嘉禾县委、县政府依法关闭高污染粗铅冶炼企业,未遂。

或许环保部门查处不力,但当地政府阻碍环保执法的事实可见一斑。环保部门在其执法过程中权力的疲软,得益于地方政府行政权力的过于强大,和地方官员对民众生命健康的漠视。这当中,并非像过去那样是为了追求GDP的目的那么单纯、简单。

目前嘉禾县政府仍然表态,说目前尚无查明有公务人员投资入股。但这也不能说明在血铅事件中,地方政府就是清白的。我们纵观血铅事件,村民在发现生病后,向当地政府抗议、向污染企业索赔,但当地政府并没有站在公正的立场,而是“合法”动用暴力,拒捕带头村民。为什么地方政府如此替污染企业充当打手呢?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地方政府的权力与污染企业的利益进行了一次联姻。

而这也很让人联想到拆迁。强制拆迁的悲剧上演不断的根源,也是公权和开发商利益的勾结。试想一下,如果地方政府能将自己的权力与百姓的利益进行一次捆绑,凭借权力、暴力等绝对的优势,拿出拆迁的精神,何愁两个小小的乡镇企业来动用环保部门的“十道令牌”。

就像天津市宁河县教育局党委书记对“钉子户”的说的那句话一样,地方政府可以对污染企业套用进去,“在中国,你说不关闭,肯定把你关闭了。那个时候,地方政府可以拍着胸脯向百姓说出后半句,“我就这一句话,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全世界牛逼。”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