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纠结的选择工作  

2009-10-26 08:35:51|  分类: 青春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感情的斗争,这是对未来的计划。一个孰轻孰远的割舍,一个诱惑相当的选择。前景同等平衡之下,我再次习惯性的优柔寡断。我必须承认,犹豫不决是我的习惯;我也不否认,承诺与情意是无法祈求第二次降临。于是,想起了那么一句,鱼与熊掌,二者不可得兼。可在鱼与熊掌之间,现实要求我必须有个取舍。

取舍之间,将很大程度决定以后的道路与生活。在这个历史性的选择面前,同样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QQ签名那般,必然要辜负一大片的情意,而这不是我愿意看到的。或许我贪得无厌,想占尽世间好处,但我希望我的决定不会辜负那些关心过我的人。

可是,武汉,我将其认可为我的第二故乡;成都,众所周知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记者,记录这个时代进程,正义感不言而喻。评论,影响转型中的社会,成就感甚是明显。还有,那个炎阳似火的长江日报10楼,留下多少的欢笑;在这个如水般柔嫩的秋天,红星路二段159号的11楼,如兄姐般的关怀之语至今响在耳边……

太多的记忆,在抉择的瞬间翻江倒海般地出现,让人无法取舍。可不取舍的是不可能的,而延迟取舍将会将伤害扩大化。痛苦的纠结,纠结真的很痛苦。

 

一个信息引发的纠结

此刻,我什么也不想,只是把事件的经过粗略的呈现出来。因为我知道,事件背后的情感,只能留在心里,说不清道不明,慢慢体会,如酿酒那般。

1023日晚上1039分,QQ头像闪动。“今天下午跟刘老师讲了一下你的情况。他下星期去跟报社领导谈一下,看能不能把你招到我们部门。你有没有兴趣。”看到长江日报评论部的副主任刘老师给我发来的信息,我一下子回到了大二暑假的时候。

当时自己偶然的机会去长江日报评论部实习,正值全国人民激情如火的闹运,评论部事情不多,每天和部门的老师一起看看闹运会,扯点花边新闻,讨论一些看到的,听到的,还有被和谐的时事,思想的交流在上流与下流之间不断转换,其乐融融。我还记得,刘洪波大师穿着布鞋,像天龙八部里段誉练得凌波微步一般在办公室走动的情形;大家在饭桌上谈论杨于泽老师的花边新闻时,他嘿嘿一笑的表情;刘林德老师的手机总不带在身边,“小白”的铃声响彻报社10楼;不说则已,一说经典频出的李建华老师;还有完全以“琼姐姐”身份待我的李琼老师,还有跟你讨论T恤标志的肖擎大哥……

耳濡目染的实习,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那个无法找寻的工作氛围。如今,刘林德老师的一个信息,将机会摆在了我的面前,可我该如何抉择呢?其实,在此之前的9月中旬,刘林德老师就已经给我说过类似的话,只是当时身在成都,没有多想。纠结关键的问题是,回武汉之前,已经对成都商报要闻部作出过郑重的承诺。

去,还是不去?长日评论部,还是成都商报要闻部?记者,还是评论员?

纠结从那一刻开始……

 

幸福的烦恼  痛苦的纠结

长江日报评论部,不用多说,它的评论版面在全国媒体的评论中也算数一数二的,同时能与著名杂文家刘洪波共事不亦乐乎,何况部门其他的几位老师的水平也在全国评论圈数一数二的,而且个个待我不薄。或许很多人觉得党报没有活力,但每周休息两天同时自己业余时间充分也很吸引人,而且评论所需的知识要求,对嗜书如命的我,没有什么能比这个具有诱惑力。

成都商报,看看全国都市报排名第二、三位的广告收入,就足以体现它在媒体圈中的地位。正如办公大楼贴出来的标语,要办大报、主流媒体,靠的是要闻。自己能以一个没过四级的小本身份,加盟这样的媒体,还有何求呢?更别说以兄弟相待的部门记者,如长者般关怀的部门主任,这份情意去哪能寻?

从纠结一开始,就注定无法用感情因素去取舍。长日实习的情景历历在目,成都商报中秋的部门聚会,主任语重心长的谈话和平时记者期许的眼神,就注定着感情的天枰不会倾向于任何一方。

从理想来说,记者记录时代进程的职业使命,深深地的影响着我,“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向来是自己奋斗的目标。然而,我在平时的评论写作中,也看到了评论在推动新闻事件中的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评论可以完成新闻无法完成的事业。两种分工,将意味着以后自己所走的两种不同的道路。但不论评论,还是新闻,在自己的实践中都至关重要,纯归结于理想的选择,貌似很难。

在同等消费水平的两座城市之间,在收入相差无几的两家报社之间,在感情一样深厚的两个部门之间,在兴趣相当的两种职业之间,让我选择一个可以决定未来三五年,甚至影响一生的第一份职业,我犹豫了,我无所适从。

琼姐姐说,这是幸福的烦恼。这不假,当大家都在忙着找工作的时候,工作找我的感觉确实很幸福。但烦恼也随着幸福这对冤家而来。之前,大脑思考和担忧的尽是如何找到工作,找到一份收入可以的工作。从未想过有两家不错的媒体能够向我抛来橄榄枝。

然后除了这两家显性的诱惑,还有潜在的。南方,一直是新闻从业者的方向,11月就要宣讲招聘了。做调查新闻,一直是我的所愿,楚天深度年底要招人。

面对众多的选择,昆老师总结了一句:你这人太花心。但是,当一个男的,走在重庆解放碑时,不是大多都会埋怨自己结婚太早吗?不一样的选择,同样的道理。所以,总有一种纠结在缠绕着人们,只是我这次的纠结,该如何善后?

 

期许的生日礼物

从大三开始,看着师兄师姐的忙着跑招聘会,在自己挑选企业的同时被企业无情的挑选时,自己就暗下决心,到自己找工作的时候争取不去跑招聘会,如果跑,也得在自己的生日之前搞定工作,给自己送一个珍贵的生日礼物。

于是,之后为了自己这个不小的愿望,开始奋斗。写了几月评论,跑去楚天深度实习。年初有只身赴羊城,在南方实习。五月之后,带着不小的成绩返校,短暂的休息之后又加入北漂的行列,凤凰周刊实习一月有余。但周刊的实习遇挫,于是灰心返汉,重操评论。

而在北漂的时候,朋友无意间在西祠胡同里发现了成都商报招聘的信息,随手转给我。看到要社会工作经验3年的要求,我随手把简历投过去的同时,不曾抱有任何通过的期许。可上帝关上一扇窗的时候,无意间给我开了一扇门。811日,刚刚过了成都商报招聘截止日期的第一天,上午我就接到要闻部主任何二姐的电话,希望我能先实习一段时间,同时考虑我的经济状况,帮我解决住宿问题。顺便说一句,我到成都商报实习之后,才从其他记者那里知道原来报社从未给实习生解决过住宿问题,是何二姐帮我争取到的,同时部门也鲜招实习生。

带着三分激动,三分玩心和四分学习心态,8月底便又只身去蓉城。期间的实习,自然不用多说。除了业务的指导之外,每天和部门记者一起吃饭这让我感受到了在长日实习的情景。

我从来相信,感情都是从酒桌上建立起来的。中秋月圆,部门聚餐让我没了对影成三人的孤独。一直称老师的赵倩,自然不用多说,不是亲姐胜似姐姐,不论是新闻之内还是业务之外,谈天说地无话不说。部门首席孙鹏老师,酒尚未喝两杯,就已经和我称兄道弟,江湖之情毋庸赘言。还有和每个部门同事一起觥筹交错的时候,个个对我的热情,让那夜的月光也为之嫉妒。“我很希望你能留下来,你看看部门的哥哥姐姐对你都这么好,你有什么问题不管是生活上的还是职业上的,都可以找他们。”部门主任何二姐像一个幼儿园园长一样跟我说着,酒杯很干脆的碰着……那夜,带着微醉的步伐,摇摇晃晃地走在柔情似水的成都大街上,心里想着,如果能留在这样的部门,人生一大幸事。

我还记得,1012日的上午,何二姐叫我去人力资源部。到了人力资源部,周主任叫我回校之后把就业协议书寄过来。当时傻呼呼的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工作已经敲定了。还满脸的疑惑,直到周主任说你毕业之后就留到要闻部。

我一年前的愿望提前实现了,成都商报送给我自己的一份如此重要的生日礼物,自己多年寒窗苦读今日有了结果?当时不知道怎么到了11楼,只是记得没有激动,因为大脑一片空白。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和每日经济新闻工作的玉香表姐吃完午饭,才发现原来是真的。

之后的几天,发现成都处处洋溢着秋天收获的气息。真的是那种春风得意马蹄疾啊。可是,现在长日评论部又打算送我一份生日礼物。与其说形成了两份生日礼物的PK,还不如说就跟结婚一对一特性一样,只能选一个。

两份提前送给我自己的生日礼物,同样的诱人,该如何抉择?

 

一个不愿说出口的选择

原本期待能从身边的朋友那里,得到一些倾向性明显的支持。于是就这个问题电话短信加QQ群发了27个人。这27个人中,有亲人,有朋友,有工作的,有还在读书的,有正在找工作的,有从事新闻的,有搞评论的,有南方的,也有北方。

一天的时间,统计出的结果却令人啼笑皆非。3人不表任何态,4给出的答案是让我两边都不要去,等着楚天深度或者南方的招聘,10个人支持我去成都商报,10个人希望我留在长江日报评论部。

看来,关乎未来的问题还得靠自己解决,但至今仍未寻找出一个可以衡量出两家差距的标准。于是内心之中两家报社反复的角逐,只要一家报社的名字在大脑中一闪之后,另一个部门的名字便会铺天盖地的过来。如此反复,直至我深夜入眠。

可一位忘年之交说,这事不能拖,当断则断。于是,在今天(25日)下午的时候,想找某童鞋去东湖边走走,或许面对不是浩瀚也风光无限的东湖,能有一个负责任的想法。无奈该同学称自己忙而未遂。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给自己划定了一个时间——晚上八点,要做出决定。当时的想法,只是随便哪一个,对自己都不会吃亏的。

越是临近八点,内心的斗争越是激烈。希望八点早点到来,又不愿意看到时间走向八点。但八点终究是来了,无奈之下只好做出了一个不愿意作出的选择。

之后,和琼姐姐通电话,说了好多好多……

 

既然一个无法割舍而又不得不作出取舍的选择,我确实很痛苦。所以请好奇的你,先忍一阵子,让我保持痛苦的心情,以忏悔我痛心割舍的那一部分。

在此,对参与我电话短信、网络调查的朋友们表示感谢;对于关心我的朋友们表示感谢;对某童鞋有些失望。只想说一句,想的太多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特别鸣谢两家报社的两个部门的全体员工!

 

写于20091025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40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