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成都1949:煤渣堆起防卫工事 高温锅炉变武器  

2009-10-17 08:28:27|  分类: 新闻我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椒子街电厂大门紧闭,几十袋煤渣堆成了防卫工事,工人们操起了枪严阵以待,就连厂里能释放800度高温的锅炉都被多装了一个龙头,成为预备武器……这里不是战场,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电厂,但在60年前却上演着一段真实的保厂传奇

194912月,那是成都一段短暂又漫长的黎明前的黑暗。1949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大西南,国民党被迫从重庆撤退。溃逃前夕,蒋介石制定了破坏四川各地工矿企业的计划。对国统区内的工厂、企业、学校及重要设施,采取决不留给共产党的政策,能迁走的迁走,不能迁走的要在解放军到来之前加速彻底破坏。成都启明电气公司是成都惟一的供电机构,也是国民党反动派妄图破坏的重点。成都启明电气公司进步工人们发动了轰轰烈烈的保厂运动。60年过去了,当年参与保厂运动的电厂工人———82岁的曾昌华提起往事依然老泪纵横,激动不已。在他家里,还珍藏着当年保厂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地下党人好友刘自明的照片。每当看到照片,他的记忆就回到60年前那个连空气中都弥漫紧张气氛的日子。尽管,刘自明已经离开人世53年。

 

曾去新华书店想联系共产党

我是因为家里穷,念不起书,祖母才想尽办法把我送进电厂当学徒。”1941年,年仅14岁的曾昌华辍学后托关系进入成都启明电气公司,被安排到修配组做学工。当时,成都启明电气公司这家民营工厂是成都城内惟一的电厂,市区的照明和供电全靠这家电厂。而刚进电厂的曾昌华很快就结识了年长他8岁的刘自明,并和刘自明住到一个宿舍,成为极其亲密的好友。

我以前并不知道刘自明原来是地下党,只觉得他人很诚恳,在工人里很有威信。曾昌华还记得,刘自明当时毫无保留地把自己钻研的电路图拿给他看。与此同时,开始向他宣传进步思想。

共产党这么好,我也要去投奔他们。因为穷困而被迫辍学的曾昌华对共产党有了无限憧憬,更期望去延安。那时是1943年,刘自明还尚未加入共产党。两人商量,《新华日报》是共产党办的进步报刊,可能他们有联系。但是《新华日报》到底在哪,两人都不知道。他们突然想到街上有家新华书店,说不定和新华日报有关系,因为都有新华两个字。

两人兴冲冲地跑去位于当时少城公园(现人民公园)附近的新华书店。想要进书店,两人却看见书店门口警察来回走动,十分警惕地盯着街面的一举一动。怎么办?两人于是找来路边卖报的小孩,给了他5毛钱,想让报童把他俩希望联系共产党的信交到新华书店。可惜的是,由于警察一直紧盯新华书店,这个卖报的孩子最终也没能把信送进新华书店。这就是当年刘自明和曾昌华第一次想要与共产党亲密接触的故事。之后,刘自明因病到彭县养病,去延安的事也搁置下来。

 

保厂任务第一项 查看库房

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一度离厂的曾昌华又回到了启明电气公司。此时,刘自明也从彭县调到启明电气公司椒子街电厂。在当时,椒子街电厂的发电量是公司旗下几家电厂中最高的,也是最重要的。

曾昌华和刘自明再次聚首,但此时,曾昌华发现,刘自明和以前相比不同了。他经常定期组织川大学生聚会,秘密商量一些事情,还开始教工友们学习《义勇军进行曲》,向工友们宣传共产党的好处。此时,曾昌华内心有点犯嘀咕,难道刘自明已经加入共产党?

19499月初的一天,刘自明约曾昌华到他家见面。这次见面无疑是秘密的,刘自明让爱人在门口放风,把曾昌华拉到了里屋。我的确是共产党员!刘自明的坦白相告让曾昌华兴奋地埋怨,好友是共产党员,却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

没过多久,刘自明又约曾昌华见面。刘告诉曾昌华,电厂里的地下党可能需要撤退。撤退之后,曾就是电厂的联络员,到时有人会主动和他联系。我当时又紧张又高兴,终于要接任务了。不过,原定的撤退计划随着国民党残余部队妄图炸毁电厂的消息传来而宣告终止。9月底,刘自明宣布,地下党不会撤退,要组织工人们一起保护工厂,等待解放军到来。以后,工厂是我们自己的。

我们要防止资本家抽走资金、转移财产,要防止敌人破坏,你需要把厂里重要物资和账目了解清楚。这是曾昌华接到有关保厂运动的第一个任务。兴奋的曾昌华迫不及待地跑去公司库房点查电表等物品,甚至一时失言告诉守库房的保管员:你们一定要注意管好库房,要是保护好了,我代表共产党奖励你们。

我当时年轻,又没有经验,说完就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很害怕自己暴露。第二天,曾昌华再次来到库房,发现此前库房门上的一把锁已经变成了两把。看管库房的一位老先生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小伙子,小心把脑壳耍掉了。

 

保厂就是保饭碗

保厂运动,并不是刘自明个人制定的。19499月,中共地下组织就下达指示,刘自明等地下党员要与厂方进步人士密切配合,团结群众。保护启明电厂,是迎接解放的重要任务。

当时椒子街电厂只是启明电气公司的一个最重要的电厂,供应成都市70%多的用电量。如果椒子街电厂的发电设备被破坏了,成都各行各业都得停业,城市将陷入一片黑暗。曾昌华说,当时椒子街电厂有一组2000千瓦和一组500千瓦的发电机,电厂库房里也有200多个电表和一些重要设备,锅炉是英国制造的,配电机器是德国西门子公司生产的。这些设备当时都俏得很,市场上买不到。这些机器,当时中国还没有能力生产,一旦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做通工厂工人的思想工作,要工人们团结一心保厂,不是更好?曾昌华又一次接到的任务,就是在解放大军节节胜利的情况下,打探工人们对于共产党的反应。于是在工人们休息时,曾昌华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大家闲聊。他需要了解工人对共产党的态度,还要打探共产党一旦到来,工人们的反应。

当时大家最关心自己的饭碗,担心如果解放军入城会不会失业。曾昌华回忆说,当时他给大家宣传,如果工厂不毁坏,大家都不会失业。刘自明则告诉大家,大家保厂,厂子在了,工人就不会丢饭碗的。当时的刘自明已经是工厂里非常杰出的领工了,为了团结更多力量,工人们专门召开会议。刘自明在会议上提出保厂就是保饭碗,不能让任何人破坏工厂这个口号,得到了绝大多数工人的认可。

而吸取了经验教训的曾昌华,此后上街进行宣传时,也有了更巧妙的方法。他告诉电厂附近开商铺的生意人,让他们赶紧买红布,以后肯定赚钱。其实,他如此宣传的目的,只是让大家买好红布,方便迎接共产党进城。

 

煤渣垒起防卫工事 严防敌人入厂

我们当年拉电网,筑工事,把工厂当成了战场。”82岁的曾昌华老人颤颤巍巍起身,以拐杖作为指挥棒,以茶几作沙盘,像60年前那样,布置起椒子街电厂的设防……

曾昌华说,当时电厂机器房后面是排放冷却水的池子,要从这儿攻进电厂,必须经过700多度高温的冷却水,因此不需要更多设防。机器房的左边,有一条道路可以进入电厂,为以防万一,他们修了一个3300伏的高压电网,大概30多米长。此外,工人们关闭了电厂大门,在大门后面用煤渣装成沙袋,堆积起来垒成防卫工事。在机器房的右边,他们开了一扇一次仅能供一名员工出入的小门,而门外的马路,连一辆车进出都很困难。

我们把当时小门旁边的锅炉都利用起来了。曾昌华说,小门附近有一个专门排放蒸汽的锅炉,他们在锅炉上又多安了一个龙头,正好对准小门。一旦有人想攻进电厂,马上开阀门,排出来的水蒸气有800多度,是很厉害的武器。那个时候,连家属买菜都要走小门,外人甭想靠近厂门。

戒备森严的电厂严阵以待,但危险还是慢慢靠近。194911月底的一天,一辆军用吉普车向电厂驶来,里面坐着几个国民党军人。曾昌华、刘自明等工人都相当紧张。我们仔细观察,发现车相当脏,车身上还有泥巴,一看就晓得肯定不是城里的车。当时,这辆吉普车要求进厂,工人们坚决不开大门。双方一时僵持不下,最终工人们小心翼翼打开大门,想要看看这辆车到底要做什么。

尽管军车进了工厂,但二十多名工人提着枪,把乌黑的枪口对准来人,并坚决不让军车靠近重要的机器设备。吉普车慢慢绕着工厂转了一圈,看着高高的高压电网和几十个提着枪的工人,最终怏怏而去。电厂经受住一次重要考验。

此后,为了安全起见,电厂干脆在厂里开起了食堂,让工人吃住都在厂里。直到12月底,解放军的军代表前来电厂洽谈接管事宜。成都解放之日,启明电厂的全部机器依然正常运转,整个成都,灯火辉煌……

本报记者赵倩实习生 马想斌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