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黄金球市一票难求 魏群趁黑找“黄牛”  

2009-09-10 22:22:59|  分类: 新闻我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6年的一个夜晚,一辆三轮车缓缓驶向成都市体育中心,正在兜售当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球票的几名票贩习惯性地拥了上来。“给我30张球票。”来人没有下车就喊道。票贩们定睛一看,这不是四川全兴队的魏大侠魏群吗?“魏大侠,你怎么亲自跑来买票,我给你算便宜点。”魏群接过球票,尴尬地点了点头,迅速消失在夜色中。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号角吹响,四川全兴队从这里出发,成都形成了中国足球史上史无前例的黄金球市。当年的成都球市一票难求,已经成名的魏群也不得不到黑市给朋友买球票。

  然而,曾经的金牌球市,如今乏人问津。过去周末比赛日人山人海的体育中心,如今空旷寂寥,票贩子几乎不见了踪影。“我们经历了中国足球最美好最黄金的时代,也必须要忍受如今被冷落的孤独。”魏群、马明宇、王茂俊都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中国足球职业联赛领到3000元奖金    魏群在成都踢进第一球

  2009年8月24日下午,成都西体训练场。身为四川足球队主教练的魏群看到队员偷懒,就劈头盖脸地一顿呵斥。转过头,他会小声地埋怨:“我们当年训练,哪敢偷懒。”

  1993年11月,四川全兴足球俱乐部正式成立。1994年4月17日,全国足球甲A联赛在成都体育中心,由金哨陆俊吹响了揭幕战。这一天,四川全兴队对阵曾称霸中国足坛的“十冠王”辽宁队。第一次在成都体育中心听到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第一次看到铺天盖地的人浪,年轻的魏群和同样年轻的队友们都很兴奋。“辽宁是‘大哥大’,我们即使输了也不怕。”

  上半场,辽宁队队员在四川队禁区犯规,四川队得到一个罚点球的机会。“我来。”血气方刚的魏群一脚命中。这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中的第一个进球。那场对决,四川全兴队1:1逼平昔日的“十冠王”。当年,以增补队伍进入甲A联赛的四川全兴队,获得第六名的好成绩。

  在1994年这个疯狂的足球季节开始后,魏群慢慢发现,他到饭馆吃饭,总有人熟络地喊他“魏大侠”,然后拉着他签名拍照。吃完饭后,经常有服务员告诉他已经有人买单。走到哪里,都会引起阵阵骚动。魏群意识到,他出名了。

  出名的还有马明宇、姚夏、刘斌……连四川全兴俱乐部领队王茂俊也获得过明星般的待遇。“我去打个出租车,的哥认出我,硬是不收钱。”王茂俊回忆起来依然感慨万分。

  领到3000元奖金  铺在床上数 数完就发呆

  “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能靠踢球赚钱。”魏群还记得,刚进四川队时,一个月工资是40多元。他那时的愿望是退役可以有一个固定工作。1993年,因为入选过国家二队,魏群和马明宇、刘斌、孙博伟的工资涨到107元,其他队员拿60多元。

  “四川队升级成功,每个运动员才发了200元奖金。”王茂俊还记得,以前去外地打比赛,球队经常坐火车去。没有商业赞助,住旅馆得挑最便宜的。魏群就曾在旅馆的浴缸中过了一夜。

  1994年,甲A联赛开始后,全兴队去昆明集训。王茂俊发现辽宁队的队员一个月已经拿到5000元。全兴队的队员每月才1000多元。集训归来,工资奖金开始慢慢上浮。

  一次,一场比赛赢了球,魏群领到了3000元的赢球奖。“3000元,全部都是50元一张的,我把钱一张一张铺在床上数,数完就开始发呆。”这之前,魏群从未一次拿过这么多钱。拿着这3000元奖金,魏群带着女朋友去逛商场,一口气为她买了600多元的衣服。

  为此,魏群在女朋友面前立下豪言:“没有50万,咱们不结婚。”很快,这就显得落伍了。1995年,全国第一个转会的马明宇,转会费达到了42万元。1998年,魏群已经拿着百万年薪。1999年,四川全兴队第一次进入全国前三,主力球员的年薪更飞跃到150万元。要知道,在1994年,四川全兴队一年的赞助经费也不过300万元。

  “成都保卫战”  5万多人怒吼“全兴雄起”

  1995年11月19日,四川全兴队1:0战胜八一队。这是一场很多人一辈子都不能遗忘的比赛。因为这场比赛,四川全兴队当年保级成功,保住了成都球迷对足球的无限热情和成都的金牌球市。

  在打响“成都保卫战”的日子里,许多镜头成为了中国足球的经典。那个通宵排队之夜,四川全兴足球俱乐部杨肇基董事长拿着话筒说:“一定会满足大家,让所有人进场看球。”

  那一战,能容纳4万多人的体育场挤进了超过5万人。球迷沈立新在体育场掩面痛哭。成功保级后,无数球迷拥向珠峰宾馆,整夜高喊着“谢谢解放军”。

  这一年,成都体育中心,每场比赛都在怒吼“雄起”。在全兴接二连三的败绩面前,也开始高呼“下课”。在一片“下课声”中,主教练余东风第一次瘫坐在指挥席上,几乎无法站立。连去开新闻发布会,都要靠其他人扶着走。王茂俊说,“下课”声回荡在耳边,咫尺之间,心脏几乎跳出胸膛。

  11月19日夜,成都体育中心没有人坐着。个子最高的翟飚打进全场唯一一个进球。他心里一直念着:“是男人,就是死也要站着死。”

  “没有几个人坐着看球,我们从头站到尾,嗓子都喊哑了。”球迷古元青清楚地记得,他站在八一队球门后面,不断地吼着“全兴雄起”,挨个大喊所有全兴球员的名字。

  当终场哨声响起时,四川球迷自组的乐队奏响了“送战友”的乐曲。“我们把衣服都脱了,在场上乱跑,眼泪花止都止不住。”

  当年买票难  王茂俊曾和最好的朋友翻脸

  1995年,在成都体育中心售票点,经常可以看到望不见尽头的长龙,为了一张球票,很多人都可以熬通宵。四川球迷协会副会长张利梅还记得,那一年10岁的儿子也爱上了足球,闹着要去买魏群的3号球衣。可是,体育中心附近几十家体育用品店的3号球衣都卖光了,只好给儿子买了姚夏的18号球衣。

  “打‘成都保卫战’那几场关键比赛,球迷排队买票时间最长的是11个通宵。”提起当年的成都球市,王茂俊很是骄傲。他记得,1995年一张550元的票,可以炒到1000元。后来,50元一张的票,也能卖到800元。即使这样,从1995年到1997年,每一场球赛,热情的球迷都把体育中心塞得满满当当。

  “我当年得罪了很多同学、朋友,全部都是找我要票的。”王茂俊记得,1995年四川全兴队陷入保级漩涡,之后“成都保卫战”的几场球,排队买票的球迷堵塞了整条街道。王茂俊作为俱乐部高层,可以拿5套套票,更多的票,他同样需要自己去买。成百上千个索票的电话打给他。“我没办法,只好都推了。但是朋友觉得你怎么可能没票,没有理由嘛。”为此,王茂俊当年最好的朋友都曾和他因此翻脸。

  “我们球迷俱乐部以前入会就会有套票,俱乐部高峰期有3000多会员,但分配到俱乐部的套票只有1000多套,怎么办?排队买。”现任四川省球迷协会会长潘前荣曾是当年全兴球迷俱乐部的资深骨干,为了让俱乐部的会员都能看到球。他们到九眼桥去找了20多个民工排班买票,排一天60元。

  作为球员,全兴队员每人当时可以获赠两套套票,一个人限量可买10张。1996年,朋友众多的魏群,把能搞到手的票都送给亲戚朋友了,但还有几十个朋友眼巴巴地等着。“怎么办,只有自己坐三轮到黑市去买黄牛票。”已经成名的魏群为了球票,也顾不上脸面了。于是,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现在找球票  王茂俊热心回答“你要几张”

  经历了职业化的高峰体验,中国足球却迷失在破绽百出的游戏规则中。假球、黑哨、赌球,让曾经的绿茵场一片黑茫茫。因为缺乏有效约束力的游戏规则,联赛中的种种恶习逐步显露。即便2004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更名为中国足球超级联赛。但也并没有比“甲A”更“超”。

  2001年12月19日,全兴集团正式宣布退出足坛。2002年2月21日,实德集团总裁徐明来蓉宣布接手全兴,球队改称为“四川大河”。2005年11月1日,实德标价3000万元宣布甩卖冠城。2006年1月27日,无人接手的四川冠城队解散。

  2007年,成都五牛在中甲联赛中脱颖而出,冲超成功。在血脉上延续了老川足血脉的成都谢菲联队,让无数的成都球迷看到了四川足球重新崛起的希望。成都体育中心,球迷开始重新聚集。

  如今,王茂俊不会像10多年前一样,因为一张球票得罪人了。今年8月22日,恰逢中超联赛成都建工队的主场比赛,王茂俊接到很多“找球票”的电话,他的回答不再是“没有”,而是“你要几张”。“多点人看球,球市慢慢会火的。”

  魏群带着如今在中甲队列的四川队支撑着。他希望四川两支足球队能同时出现在中超联赛中。如果球迷重新拾回当年对足球的热情,如果有更多愿意为足球投入的企业,如果足球改革可以更彻底,如果有更多的耐心等候……他们说,他们会等待着四川足球春天的来临。

  本报记者 赵倩 实习生 马想斌

  魏群  原四川全兴队队员,现四川足球队主教练

  ■在1994年这个疯狂的足球季节开始后,魏群慢慢发现,他到饭馆吃饭,总有人熟络地喊他“魏大侠”,然后拉着他签名拍照。吃完饭后,经常有服务员告诉他已经有人买单。走到哪里,都会引起阵阵骚动。魏群意识到,他出名了。

  ■一次,一场比赛赢了球,魏群领到了3000元的赢球奖。“3000元,全部都是50元一张的,我把钱一张一张铺在床上数,数完就开始发呆。”

  王茂俊  原四川全兴俱乐部领队

  ■“打成都保卫战那几场关键比赛,球迷排队买票时间最长的是11个通宵。”提起当年的成都球市,王茂俊很是骄傲。他记得,1995年一张550元的票,可以炒到1000元。后来,50元一张的票,也能卖到800元。即使这样,从1995年到1997年,每一场球赛,热情的球迷都把体育中心塞得满满当当。

  ■王茂俊作为俱乐部高层,可以拿5套套票,更多的票,他同样需要自己去买。成百上千个索票的电话打给他。“我没办法,只好都推了。但是朋友觉得你怎么可能没票,没有理由嘛。”为此,王茂俊当年最好的朋友都曾和他因此翻脸。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