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投毒与污染在司法领域该如何界定?  

2009-08-18 22:22:05|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苏盐城市盐都区人民法院14日以投放毒害性物质罪,对盐城市“2·20”特大水污染事件嫌犯、原盐城市标新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文标一审判刑。这是中国首次以投放毒害性物质罪,对违规排放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的的当事人判刑。(818日《成都日报》)

盐城市“2·20”水污染事件中,最直接后果“导致市区20多万居民饮用水停止达66小时40分钟”。在如此巨大的民愤面前,司法部门以重典追究了环境污染者的刑责,这让人们大为称快。但在这“显示中国队严重污染环境事件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加大”的背后,投毒罪论处的“首次”判决,却暗含几分尴尬。

针对重大的环境污染,在司法领域最高刑罚罪名是“重大环境事故污染罪”,而盐城市“2·20”水污染事件中,盐城法院率全国之先首次绕开环境污染领域的法律罪责却去使用“投毒罪”。诚然,加大对环境污染行为的打击力度,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放弃现有罪名而使用新的罪名,如果这种司法的快意恩仇,是一种加大打击力度的手段,那么这是不是社会所期待的?如果不是,那么究竟该如何加大环保力度才是正道?

绕开法院为何以新罪名来重典惩处污染行为的初衷不说,法院以投毒罪代替重大环境事故污染罪,来寻求个案的严判,虽不失为是民愤之下的权宜之计,但绝非加大环境污染处罚的长远治本之策。

尽管与日渐严峻的环保相比,使用法律手段对环境污染的处罚远远不够。这是不得不承认的基本现实,但是现实产生的根源不在于法律处罚的不够狠,处罚的法律罪名不是没有,而是针对污染行为很少使用法律手段惩罚,除非等到污染使得民愤极大之时才请出法律。而这,不该是使用“投毒罪”代替“重大环境事故污染罪”的托词,这只能说明目前的环保法治在执法过程中过于“疲软”。依此来看,意欲加强环境污染处罚力度,也得从疲软的执法开始。即便要从刑罚的角度出发来加大处罚力度,也是在一个罪名的上限与下限之间进行。

盐城法院这一率先全国首次使用“投毒罪”的判处,尽管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民愤,但是也带来了疑惑。众所周知的是,污染和投毒本就是两回事,盐城法院使用投毒罪无非是强调了“故意”二字,试问全国所有投放污水,哪个厂家不是故意的?为何同样的环境污染,唯独一家以投毒罪论处,因为污染比其他都重大,使用“重大环境事故污染罪”的七年刑期有些轻了?

或许这样的道理成立,但是法律领域的这种快意恩仇一定要正义的程序来支持。如果普遍觉得加大污染处罚力度的情况下,“重大环境事故污染罪”量刑过轻,法律的着眼点就是进行修法来重新制定量刑标准,而非使用新的罪名。

惩处污染以儆效尤的结果固然重要。但法律的公信来自于比结果更重要的程序正义。如果首次使用的“投毒罪成了法庭判例,那以后投毒与污染之间该如何界定?或者说,二者有没有界限?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