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丑陋的政治变得华丽丽地丑陋

记者马想斌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日志

 
 
关于我

长于西北,求学于南望山下,现供职西蜀第一小报。力求客观记录时代进程和社会变迁,工作之余多从事评论写作。博客内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务请征得博主同意。另博客内容与供职单位无任何关系,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期待政府能够重拾结石患儿获赔的希望  

2009-11-30 11:06:35|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家庄中院日前作出裁定,终结已无财产可支配的三鹿破产程序。裁定中显示,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这意味着,结石患儿将无法从三鹿获得任何赔偿。(1129日《广州日报》)

三鹿死了,彻底死了,与之一起死掉的还有结石儿获赔的希望。尽管这个结果在大多人的意料之中,但当面对结识儿那空洞的眼神中,死去获赔希望的时候,我们还是倍感遗憾和失望。我们还记得,三鹿受害者从开始就向法律寻求救助的坚定。然而,他们获赔的希望随着法律给予的“普通债权人”身份,从失望渐渐变成了绝望。

不错,正是因为把襁褓中遭受毒奶粉侵害的群体划到普通债权人,让“三鹿对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零”预言成真。按照《公司法》规定,三鹿破产是按照员工工资、社保以及将房产等拍卖的顺序进行还债。但今年3月初,6亿多元的三鹿“遗产”被拍卖到三元集团时,注定三鹿破赔偿不会轮到那29万由于服用三鹿和其他奶粉而导致泌尿系统问题的患儿身上。

而石家庄中院以“终结三鹿普通破产程序”的做法,似乎显得无可挑剔。但在一个公共事件中,29万的三鹿受害者真的是普通债权人吗?三鹿破产遵循普通破产程序,是法律的公平还是某些部门的意志?

我们不得而知。可在今年4月,就有人提出政府应专门一句信托法院里设立专项赔偿基金,三鹿破产通过基金来向三鹿结石儿赔偿。但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925日,三元停牌研究相关并购事宜;10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邀请三元、伊利、完达山、娃哈哈等企业商谈;113日,三鹿资产出售方案已基本敲定。一边是三鹿受害者疲惫地寻求法律救助,一边是分割早已休克的三鹿血肉。当这一切对比性的放在一起时,我们真的不知道了究竟什么是企业的良知,什么是法律的公平,什么是政府的责任。

事已至此,三鹿受害者获赔的希望在冷冰冰的法律裁定面前,已随着三鹿的破产而死掉。以生命为代价而获得的零赔偿,让本该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出现了严重的失衡。但面对那襁褓中的幼儿时,我们不能说出企业赔不起而不去赔偿。既然在法律无法获得温暖,那么恢复受害者的心理秩序的责任期待政府来承担。

纵然法律不向弱者倾斜,政府也应当启动其他程序对三鹿受害者进行赔偿。不论这样的要求和期待是出于政府本应有的人道意识和社会责任,还是鉴于三鹿本就属于国有企业而政府有着逃不脱的义务,社会都期望政府能以三鹿为契机,从制度上确保类似事件的受害者能够获得足额的赔偿。这不仅仅涉及法律方面的问题,还事关政府职能、监管体制、企业责任等。

不过,我们依旧要反思,是谁让结石儿获赔的希望与三鹿一起死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